潇潇书院 > 离凰 > 第187章 不归

第187章 不归

        所有人都瞧见了幻影,的确是陆归舟无疑,不过陆归舟的影像似乎是伏在地上的,瞧着奄奄一息。

        “肯定出事了!”韩不宿敛眸,“我们走!”

        薄云岫握紧沈木兮的手,快速往前走,这地方太过诡异,委实不能久留。

        有东西窸窸窣窣的从水里跑出来,然则刚上岸便忽然燃烧成灰烬,惊得所有的东西又快速回到了水中,再也不敢冒头。

        “按照我爹告诉我的,过了鬼门关继续往前走,差不多就是蛊室了,回魂蛊应该是养在蛊室内的池子里,就跟我在蛊母山庄所设的池子是一样的。”韩不宿喘着气,“快,快往前走。”

        很快就到了,很快……

        自己,亦气数将尽。

        然则刚跑出甬道,便有大批的死士扑了上来,千面骇然,“是陆如镜的人!”

        这些人一个个都是不要命的,见着人就往上扑,薄云岫快速拢了沈木兮在怀,疾步退到一旁,由着月归和黍离上前应付。

        按理说,饶是陆如镜培养的死士,也不可能玩出什么花样来,左不过是下手狠一点,人数上占了点上风。但是月归和黍离亦不是省油的灯,对付这些宵小之辈,应是绰绰有余。

        韩不宿站在沈木兮身边,冷眼瞧着这些人,“不太对!”

        “看出来了!”薄云岫眉心微蹙,瞧一眼身边的千面,“照顾他们,我去试试!”

        说时迟那时快,薄云岫身形一晃,已经近至死士跟前,掌心凝力,快速将人推了出去,狠狠撞在墙壁上,重重落地。

        就在沈木兮如释重负之时,却见着那死士又爬了起来,好似浑然不知疼痛,再次奋不顾身的朝着薄云岫扑去。

        “主子,这些人不但不怕死,连疼痛感都没有。”黍离疾呼,“简直就是怪物。”

        不管怎么踹,怎么打,倒下了还是会爬起来,继续往前扑。更可怕的是,这些人身上的肌肉,硬得像石头,刀剑砍上去都能听到叮咚声。

        “邪了门了?”千面骇然,“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是人,被石化了而已。”韩不宿咬着牙,“陆如镜这个混账东西,竟然用了这样的东西,真是该死至极!”

        沈木兮急了,“这么下去,大家体力耗不起,可有什么法子?”

        “有,把脑袋砍下来。”韩不宿低咳两声。

        沈木兮赫然一怔。

        对付这些“石头人”很是辛苦,刀剑对着脖颈砍,还得防止其他死士的拼死猛扑。

        “我们走!”韩不宿率先往前跑,“成事之后,追来便是!”

        蛊室前,千面咬牙推着门,“这特么什么鬼地方,上头都是沙子,底下都是石头,累死……老子了……这……好沉,搭把手啊……”

        “废话这么多,力气都用在讲废话上了,难怪一点气力都没有。快点!真没用!”韩不宿双手叉腰,站在后头指挥,“快点!快点!”

        “叫、叫魂呢你……”千面抵着一口气,终于推开了石门。

        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石门终于被重重的推开。

        千面咬着牙,“要了老命了!”到底是上了年纪,委实比不得年轻人的年轻气盛,推开一道石门,已经大汗淋漓,气喘吁吁。

        “走!”韩不宿率先进门。

        “师父?”沈木兮上前几欲搀扶。

        前面的韩不宿扭头冷喝,“别理他,回魂蛊要紧。”

        “走吧!”千面摆摆手,扶着石门大喘气,“我自己可以。”

        沈木兮点点头,紧赶着往前,跟上了韩不宿。

        “韩前辈,这……”沈木兮环顾四周,“这地方和你的蛊母山庄很是相似!此前你是不是照着这些地方的摆设,所以修的蛊母山庄?”

        “差不多!”韩不宿瞧着最后一道门,指尖轻轻拂过门上的冥花纹路,“这里所有的重生之眼,都是睁开的,说明在这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兮丫头,你要做好最坏的准备,知道吗?”

        沈木兮一愣,“最坏的准备?”

        “可能从此以后就要住在这里了,再也出不去。”韩不宿轻叹,“隔了太多年,连我的父辈都不知道,回魂蛊如今成了什么模样,若是一发不可收拾,我们这些人就会彻底的回不去了!”

        “我知道!”沈木兮点头,“如果能制住回魂蛊,不让陆如镜和赵涟漪得逞,就算让我死,我也心甘情愿!”

        否则陆如镜得逞,祸害了郅儿他们,那真是哭都没地儿。

        韩不宿轻叹,“我也只是告诉你最坏的结果,兴许咱们命大,一个都不用死,说不定还能活奔乱跳的出去,到时候你们夫妻团圆,母子团聚,一家三口和和美美的。”

        所有人都有机会和和美美,唯有她韩不宿,这一生肯定会终结在此处。

        有火光忽然窜起,整个室内刹那间灯火通明。

        此处的池子,比蛊母山庄里的池子,大了数倍不止,同样的池水浑浊,泛着浓烈的腥臭味。恍如白昼的室内,只见着波光嶙峋,漾开一圈圈的涟漪。

        “这池子……”沈木兮蹲在池边,细细的瞧着池面,“韩前辈,同你之前的好似不太一样,这里的味儿似乎更重了些,而且……闻起来味道怪怪的,不只是铁锈味,还有……还有……”

        韩不宿当即蹲下,伸手去沾池水,却被沈木兮一把拽住。

        “别!”沈木兮愕然,“万一毒性太烈,或者掺合了什么尸毒之类的,伸下去就死定了!十殿阎罗和长生门这些年造出来的东西太狠毒,不得不防!”

        “倒也是!”韩不宿皱眉,“与我自己调制的,闻起来是不太一样。”

        想了想,她从随身的小包里取出一个瓷罐,将里头的毒虫倒进了池子里。

        “且看看效果,便知道毒性!”韩不宿解释,“这些毒虫,每日都泡在池子里几个时辰,是以对我调制的池水早已适应,若是此处的远胜于蛊母山庄,想必会……”

        话还没说完,千面就已经叫了起来,“看看看,死了死了!”

        刚刚放下去的毒虫,这会全部死绝,只是眨眼的功夫,池面上掠过一阵火光,瞬时将那些毒虫焚烧得干干净净,纹丝不留。

        “这池子的毒性……”连韩不宿都瞬时改了面色,“太可怕了!”

        外头,薄云岫领着黍离和月归冲了进来。

        月归胳膊上挨了一爪子,有血迹斑驳,幸好伤在这位置上,并不致命。                “小心!”薄云岫厉喝,身形如箭离弦,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快速捞起沈木兮在怀,紧跟着连退数步。

        池水哗然掀起巨浪,若不是千面扑倒了韩不宿,就地连滚数圈远离池边,只怕后果不堪设想,且看着池子里的水,飞溅在地,瞬时青烟直起。

        所有人都是吓了一跳,更让人心惊胆战的是,池子里的翻涌还在继续。

        不多时,竟从里面翻出一个人来。

        “这是什么鬼东西?”千面惊呼。

        “是个人!”月归骇然,“好像有点熟悉……”

        沈木兮定下心神,猛地瞪大眼睛,“好像是赵涟漪!”

        的确,池子里被困住的人,是赵涟漪无疑。因着泡在有毒的池子里,肌肤已经全部脱落,连眼睛都被毒液侵蚀,呈现着诡异的灰白色。

        不过,可以肯定是,赵涟漪还活着。

        是个活的!

        “赵涟漪?”千面见了鬼一般,不敢置信的绕着池子走了一圈,“她不是第一个来了这鬼地方吗?为什么泡在这里了?难道是韩老二真的复活了?还是说,陆如镜?是陆如镜干的?”

        四周安静得出奇,池子里的赵涟漪被毒液侵蚀得不成人形,也不知道是否还有意识存留。        伏在池子边上,韩不宿仔细的查看着赵涟漪,“你是赵涟漪吗?赵涟漪?”

        大概是还有意识存在,池子里的人真的点了头。

        真的是赵涟漪!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是陆如镜干的吗?”韩不宿忙问。

        赵涟漪又点了头。

        这下,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陆如镜能将赵涟漪弄成这样,就说明陆如镜怕是今非昔比,甚至可能已经得到了回魂蛊。

        “陆如镜,拿到回魂蛊了吗?”问这个问题的时候,韩不宿心里是忐忑的,只要赵涟漪点头,这里所有人都会变成陪葬,此番便再无意义可言。

        所有人都盯着赵涟漪,惟愿她能摇头。

        赵涟漪犹豫了片刻,终是摇了摇头,然则下一刻,她又点头。

        “这又是摇头又是点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千面急得直跳脚,“到底是拿到了,还是没拿到?若是没拿到,咱们还能搏一搏,若是她陆如镜已经得手,那咱们现在撤离,兴许还有一线生机。”

        “对了,她不是带着韩天命的尸身一道来的吗?”黍离挠挠头,“为什么只看到她一人,韩天命的尸体呢?没瞧见尸体……”

        众人忙不迭找寻,沈木兮推开薄云岫,紧跟着去找。

        这室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要藏人的地方……确实没多少,除非藏在某个密室里之类。轻叩石壁的声音在室内此起彼伏,所有人都在查找着。

        “好像没什么密室之类?”千面诧异,“这韩老二的尸身,难不成还能被蚂蚁抬着跑了?”

        一回头,千面愣了半晌。

        “怎么了?”黍离不解,顺着千面的视线望去。

        月归的脸色不太对,瞧着好似有些瑟瑟发抖。

        “月归,你怎么了?”黍离抬步便朝着她走去,“伤势严重了吗?”

        沈木兮仲怔,“月归?”

        “都、都别过来!”月归忽然疾步后退,浑身战栗,一张脸青白相间,唇色也已发沉,“我好像有点不太对劲,我……”

        她捂着受伤的胳膊,“有点控制不住自己!”

        沈木兮已经冲了上去,二话不说便撕开了月归的袖口,骤见那道抓痕已经变了颜色,伤口处的皮肉从内里往外翻,呈现着黝黑的色泽,伤口周围开始肿胀,瞧着好似……

        “中毒了!”韩不宿面色微沉,瞧着月归的胳膊,默默的将沈木兮拽了回来,推进了薄云岫的怀里,“看好她,别乱来。”

        “韩前辈?”沈木兮慌了,“月归会怎样?”

        “很抱歉!”韩不宿望着月归,“我……可能没办法救你,这是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历经了太多岁月的沉淀,早就不是寻常毒物。若是在中毒之初,断臂尚且可以保全性命,但是现在毒已渗透五脏六腑,我有心要救你,却也无能为力。”

        月归倒是平静,扬唇笑了笑,额头上有冷汗涔涔而下,“我会变成这样?会变得像外面那些人一样,六亲不认,只知道杀人吗?我会连你们都不再认得,直到脑袋被砍下来?”

        许是疼痛,她下意识的捂住了胳膊,有脓水从指缝间涌出。

        那一瞬,月归眼睛里的灰白若隐若现,“主子,月归不能陪您了,得、得先走一步!黍大人,能不能……能不能帮个忙?”

        “我不会动手的。”黍离退后,“我不能!”

        一起走到这地步,忽然要动手,是谁都承受不了的。

        何况,还要砍下月归的头颅……

        “主子!”月归瞧着自己胳膊上的伤,“谢谢!”

        “月归!”沈木兮潸然泪下,“韩前辈,还有救的,你本是护族之人,你知道的,你肯定有办法的对不对?是不是要以毒攻毒?又或者心头血,或者……”

        “别忙活了!”韩不宿摇头,“若能早早的护着心脉,许是还有一线生机,但是现在……”

        月归自己也能感觉到,来自于五脏六腑的疼痛,寸寸石化的痛楚非言语可以描述,身子不受控制,最后渐渐的吞噬所有的情感与理智,变成一个怪物,不知疼痛,不知……离别!

        “月归本是王爷的暗卫,原就做好了为离王府战死的准备,后来遇到王妃,是王妃让月归懂得了什么叫自由,月归乃是孤女,一辈子都在刀光剑影里过活,没想到还能有情真意切的一日。”月归哽咽,身子渐渐的往后退去,“谢谢!真的很谢谢!只是很可惜,不能陪着王妃了。”

        “月归!”沈木兮哭着喊她的名字。

        月归摇摇头,“主子,不要难过,要好好的活着回去,和王爷一起回到小公子的身边。我知道你们都下不了手,可我知道,若我成了那副模样,一定会伤害你们,到时候……你们都会变得与我一样,我不能害了你们!等我死后,请斩下我的头颅!”

        她最后看了沈木兮一眼,“主子,月归不很后悔,值得!”

        真的,值得!

        鲜血喷溅的那一瞬,所有人都想冲上去,可谁都没办法救月归,到了这一步,已经是回天乏术,谁也没想到那些毒竟然会……

        “月归!”沈木兮歇斯底里,泪如泉涌。

        只是一个小错误,谁都不曾注意的小错误,便酿成了这样的大祸害,月归却是再也回不来了。剑锋吻过脖颈,带着她那一句“值得”,便是尘归尘,土归土,将一切都埋葬在了此处。

        从来的那一天起,月归就没想过还能活着回去。

        终是,真的没能再活着回去。

        月归躺在血泊里,鲜血像烧开的滚水一般,不断的脖颈处涌出,漫过脖颈,晕开一片殷红。她仰望着冰冷的穹顶,渐渐的合上眉眼。

        她说:等我死后,请斩下我的头颅。

        走得那样……毫不犹豫!                月归的头颅,是韩不宿去砍的,因为谁都不肯下手,可如果不砍下头颅,死去的人还是会站起来,还是会变成方才门外的那帮怪物。

        “月归她……不想变成怪物!”韩不宿手中的剑,“咣当”一声落地,“现在好了,她可以放心的走了。”

        沈木兮伏在薄云岫的怀里,死死揪着他的衣襟,咬着牙憋着气儿,身子止不住的轻颤。

        “哭出来吧!”薄云岫轻轻抚着她的脊背,终是抱紧了颤抖的爱妻,“薄夫人,哭出来,别憋着!这笔账,会要回来的,一定会的!”

        “该死的陆如镜!”沈木兮抬头看他,脸上满是泪,“我要宰了他!”

        薄云岫低眉吻上她的额头,“一定会的!”

        陆如镜,必须死!

        “没想到,你们竟然也能到这一层!”有石门缓缓打开。

        千面第一个冲上去,“陆如镜,你这个混蛋!”

        “冷静点!”黍离慌忙摁住千面,“别忘了,月归是怎么死的,冷静点!”

        千面狠狠抹去脸上的泪,发狠的瞧着站在石门门口的陆如镜,“你真特么该死,该千刀万剐,该下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你害了那么多人,亏我瞎了眼,竟跟你做了结拜兄弟,被你蒙骗了那么多年!”

        “那是你蠢!”陆如镜负手而立,今儿的他瞧着好似不太一样,眼下发黑,唇色略略发青,好似中了毒一般,但瞧着……神志还算清楚,倒也没到那种稀里糊涂的地步。

        这怕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吧?

        “你……”千面真想冲上去撕了他。

        “陆如镜!”韩不宿面无表情的看他,“还记得我吗?被你害得最惨的那个人!”

        “韩不宿!”陆如镜岂会忘记,“我就知道你还活着,那个蛊母山庄……你倒是经营得很好。知道为什么留着你吗?”

        韩不宿嗤冷,“你压根不敢闯我的蛊母山庄,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陆如镜,你觉得自己现在赢了吗?韩天命的尸体,你怕是还没找到吧?你可知道,韩天命若是吃了回魂蛊,会变成什么样子吗?”

        陆如镜冷着脸,“他不可能活过来的!”

        “你们也说过,我活不了,可我不还是活得好好的吗?”韩不宿摇摇头,“陆如镜,你想拿到回魂蛊,但你不会用它,找到又如何?回魂蛊这东西,用得不好就会被反噬,而你呢……你的野心那么大,怎么可能甘心当回魂蛊的宿主,失去自己的本来意识!”

        陆如镜深吸一口气,“你怎么知道,我不会用?韩老二当年什么都告诉我了,我当然会用,而且我比赵涟漪更知道,这回魂蛊的效用!”

        赵涟漪还泡在池子里,似乎是听到了这话,沈木兮扭头看她时,竟见着她唇角微微一扯,好似在笑。这笑,看得沈木兮心惊胆战,浑身发凉,总觉得赵涟漪还有后招。

        “我问你,韩天命的尸体呢?”千面问。

        陆如镜冷笑,“想知道吗?不如自己去找。重生之门已经打开,万物皆为刍狗,将为我所用,我才是这天底下最大的赢家!我会主宰天地,并且……永生不死!”

        “永生不死只是个传说,是绝对不可能存在的!”黍离冷喝,就因为陆如镜的野心,害得月归枉死,这笔账怎么都得算回来。

        “是吗?”陆如镜摇摇头,“有了回魂蛊,就可以得到长生!看到外面的泥俑了吗?落日之城里的人,原本都是活人,可惜啊……都变成了泥俑,那是活人俑。可惜,他们没机会破茧而出了,除非有回魂蛊。”

        眉睫骇然扬起,沈木兮不敢置信的倒吸一口冷气,“活人俑?活人俑?”

        下一刻,沈木兮疯似的伏在池边,“赵涟漪,我问你,你是不是把韩天命的尸体做成了活人俑?韩天命的身上,是不是一直都有回魂蛊?回魂蛊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想起了那一日,在黑水城外,发现的那尊带有温度的泥俑。

        千面和韩不宿都认出来,那便是韩天命无疑。

        之前她一直以为,是法杖的缘故,可现在听到陆如镜提及永生不死,沈木兮忽然觉得,那可能是个仪式,一种古老而神秘的复生仪式。

        人死,真的可以复生吗?

        尤其是死了这么多年的人。

        “兮儿,你说什么?”千面惊慌失措,“你是说,韩天命的尸体被做成了,跟外面一样的活人俑?所以只要有回魂蛊,就能真的死而复生?”

        薄云岫亦不免乱了心绪,他想起了一件事,韩天命的尸体一直被保存得完好无损,这似乎有些不太寻常,后来尸身受损,赵涟漪便疯似的赶来了这里。

        就说明韩天命可能在死的那一刻起,很可能就已经是个活人俑,他一直在等待着,复生的契机。

        所谓契机,应该凤凰蛊的宿主,打开了秘盒,去找寻荒域之墓,然后释放回魂蛊!!

        下一刻,陆如镜忽然面色骤变,“把凤凰蛊交出来!”        有人影从他身后窜出,疯一般的直扑沈木兮。

  https://www.xx235.com/reader/60623/285872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x235.com。潇潇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m.xx23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