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潇书院 > 祸水难求 > 第六十六章 孙卿卿(二)

第六十六章 孙卿卿(二)

        祸水难求东云篇第六十六章孙卿卿“那罗大也是,本来说好的索了财物就离开,偏要在那里逞威风,弄得功败垂成。”孙卿卿心中对罗大十分的不满,一通抱怨。



        “果然这些山贼匪盗就是不可用,还把自己的武功夸得那样厉害,结果连个养在闺阁的娇小姐都打不过。”



        孙卿卿想起阮倾歌提着大刀在匪盗之间挥舞的那一幕,心中一动,总觉得自己似乎遗漏了什么事情。



        但她思索了半天也没想起来,不由放弃了。



        想到那枚荷花玉簪,孙卿卿心中还很是不甘。



        她知晓这枚玉簪的特殊之处,一心想要得到它,费劲口舌才说服了自己大哥计划了这次行动,没想到又是一场竹篮打水。



        她心下一横,转头对方叔说道,“方叔,你能否派人直接去林府里搜上一搜?我觉得那枚簪子有可能还在林云溪身边。”



        方叔很是为难,下意识便拒绝道,“这可是金陵,能人异士众多,风险太大了。”



        “如果小心一些…”孙卿卿不太死心。



        “小姐,府北街上都是官员府邸,若是被发现了,我们这几年的心血都会打了水漂,”方叔坚决地摇头,“而且还容易连累到你。”



        看到事不可为,孙卿卿的眼眸暗了下来。



        她紧紧地咬着嘴唇,很是纠结地说道,“我费尽心机就是想拿到那枚簪子,没想到却如此困难…”



        想起前世之事,孙卿卿这段时间心中暗藏的疑惑又冒了出来。



        明明应该很是轻易便能得到的东西,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多出事端?



        在金玉阁的时候,她就可以买到那枚簪子,却突然被告知那簪子已提前被人买下。后来那号称被他人提前买下的簪子,竟又出现在林云溪的脑袋上。



        她在府里几番设计想骗走那枚簪子,而一向大大咧咧的林云溪却不知道吃了什么药,一直十分警惕,没有让她得手。



        这次她花了大把人力心思,冒着风险让山贼匪盗去抢簪子,却又出了意外,簪子最后竟直接就不见了。



        她不知道这些变数都是从何而来,都有些开始怀疑起自己的记忆来。



        难道自己前世的记忆出错了?



        孙卿卿在十岁的一日早晨醒来时,便发现自己重生了。



        但她不知道,其实这是她第二次重生。



        她上一世便已经利用自己重生的记忆,夺走了林云溪的机缘,步步为营,最后成为了东云的太后。



        这一世她又如同上一世一般,想要夺走林云溪的那枚簪子,却不知道,这一世重生的,还多了一个阮倾歌。



        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



        江集府。



        江集府坐落在金陵西南边,是一个不算太大的城池,但是由于城池就在官道边上,交通便利,所以还较为繁华。



        城池的西南角是一片破旧的平房,房子没有一个平整的,东一个西一个地立着,歪歪斜斜地没有章法。房子与房子之间还搭着些篷子,躺着一些衣衫破烂的乞丐,拥挤冗乱得几乎没有下脚之地。



        地上也没有铺着青石砖,都是黄泥土地,坑坑洼洼的,有些稍微深些的坑里还有着脏污的积水。有人走过去不小心踩到了,溅得满裤腿的泥水,骂骂咧咧地走开了。



        一个头上裹着青色布巾,脸上抹着黑灰,看不清面容的瘦削男子提着个黑布袋,匆匆地走过好几座平房,进了一间屋子。



        那瘦削男子进了屋后,回身警惕地左右张望了一下,随即把门关上,拿着木条把门拴上了。



        屋子里一股潮湿难闻的气味,墙皮都脱落了大半,角落还长着霉斑。



        这屋子里就放了一张床,和一个木桌几把椅子,十分简陋。



        屋里没有点灯,靠着窗户的光亮能看到里面的床铺上躺着个人。床上的人见到瘦削男子进屋,便坐了起来。



        “带了什么吃的回来?老子要饿死了。”床上坐着的人正是之前的带头匪盗罗大。



        罗大咽着唾沫,看着那小七手里的黑布袋,有些急不可耐地粗声问道。



        小七将黑布袋扔给他,他一把接住,将布袋打开,却发现里面就几个白面馒头。



        “又是馒头,”罗大皱起眉头,不满地说道,“老子这几天连个肉沫都没见着,嘴里素的要死。”



        “有的吃就不错了,”小七的脸色也不太好,眼中满是忧虑之色,“大哥你就将就着吃吧。



        罗大拿起馒头咬了一口,用力嚼着发泄着心中的不满,说起话来馒头屑一顿乱飞,“有没有水?老子渴死了。”



        小七从桌上拿着壶子给他倒了一杯,看到罗大咕噜咕噜地喝着水,叹了口气道,“我今日出门看到了我们俩的通缉令。”



        “呸!马勒个巴子的,”罗大闻言吐了口唾沫,“这群当官的就是这样,说翻脸就翻脸,没有一个好东西。”



        “那通缉令上的画像与我们几乎有七八成相似,现在出城门都很难了。”小七脸色沉重,在屋子里来回走着。



        “这城里也比平常多了不少形迹古怪的人,看着都是在找我们的。”



        “要我说,当时就不该回到这江集府,”罗大几口吃完了馒头,又喝了一大口水,“就是你在担心这担心那的,还说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



        “要是实在不行,我就带你冲出去,去外面山林里随便一躲,也没人能找得着。”罗大嘿了一声。



        小七皱了皱眉,耐心地解释道,“大哥,整个东云的城池里都贴满了我们二人的通缉令,去哪里都不安全,反倒是这江集府是他们的地盘,他们肯定想不到我们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藏着。”



        “我们待在这里就可以随时观察他们的行动,提早做好准备。”



        “而且,那汾阳王府也在找我们,这里离金陵近,我们也能早些知道金陵那边的消息。”



        “好了好了,别和我说这么多,听得我脑壳疼。”罗大摆了摆手,不耐烦地说,“老子都听你的,行了吧。”



        小七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看了一眼窗户,不再说话了,抹着黑灰的脸上看不清楚表情。



  https://www.xx235.com/reader/60619/284581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x235.com。潇潇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m.xx23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