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潇书院 > 祸水难求 > 第三十四章 荷花梦境

第三十四章 荷花梦境

        假山之周叠石独特,磴道盘曲,嶙峋山石沿着树木弯弯曲曲盘成一条奇特雅致小道,假山下端有石雕蟠龙喷水,水流汇成一条清流流入远处的水池之中。

        阮倾歌和凌承嗣相伴走于御花园假山泉流之边,也是和当日闲逛荷花池很是相似的场景。

        “承嗣哥哥近来都很忙么?”

        阮倾歌步伐轻盈地走在凌承嗣身旁,声音轻快地问道。

        凌承嗣的表情温和,闻言点了点头道,“南宁国使者就快要到金陵了,最近便在安排一向接待事宜。”

        算了算日子,的确是快要办国宴了。阮倾歌想到前世国宴时发生的事情,不由眼眸一深。

        她似是带着好奇地问道,“不知南宁国使者为何人?”

        凌承嗣也没有避讳,直接答道,“南宁丞相之子温子然。”

        阮倾歌脑中浮现了一个模糊的白衣男子的身影,她莹白的小脸上微微有些怔然,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凌承嗣没有发现她的异样,回答之后顿了顿,又说了一句,“温子然是护送南宁国公主前来东云和亲。”

        阮倾歌虽然早就知道此事,但还是表现出了惊讶,“真的吗?不知公主是何容貌?是否美若天仙?”

        她看着凌承嗣,调侃地说道,“承嗣哥哥如此仪表堂堂俊朗不凡,小心公主一眼看中了你,哭嚷着要嫁给你呢。”

        凌承嗣眉头微皱,“不可乱说。”

        “我可没乱说,”阮倾歌撇了撇嘴,转头看向一旁石头雕像,又说了一句,“若是承嗣哥哥不想娶公主,行事可要小心些呢。”

        和亲公主虽贵为公主,但毕竟是外族人,很少会赐给皇子为正妃,一般送来和亲的公主都是入宫当了国君的嫔妃。

        凌承嗣方才一开始是觉得阮倾歌年纪尚幼,性子天真,在他面前言语不忌才说出这番话,心中不以为然。

        但听到这里,他心中一动,隐隐又觉得有些道理。

        他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偏头赏景的阮倾歌,阳光洒在她长长的睫毛上,显得有些毛茸茸的娇嫩可爱。

        他心中不禁想道,应该是凑巧罢了。

        两人迈步在石道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一般都是阮倾歌在说,凌承嗣偶尔回答一句,但是气氛却很融洽轻松。

        下午的阳光把两人的影子斜斜地拉长在石子路上,一高一矮很是和谐。

        过了几日,阮倾歌收到了林府的帖子。

        林府地处府北街,府北街上皆是朝中官员府邸,街道干净宽敞,行人较少,离汾阳王府隔了几条街。

        阮倾歌带着灵雨当日早早坐着马车来到了林府门口。

        林府的面积不如孟府大,但装修的也是十分的富丽堂皇,府内楼阁庭院,花池假山一应俱全。

        林云溪很是高兴地迎着阮倾歌进了她的院子,拉着阮倾歌的手径直带进了她的闺房。

        闺房的陈设也是一派少女气息,粉白纱幔,锦被绣衾,精致温馨,散发着淡淡幽香。

        两人坐在房间的茶桌前,一旁的婢女便端来了茶点,林云溪将点心推到阮倾歌面前,“来尝尝这桂花糕,早晨刚摘下来新鲜的桂花做的,可好吃了。”

        阮倾歌轻捏一块尝了尝,赞道,“桂花味很足,味香而不腻,不错。”

        林云溪笑眼弯弯,自己也拿着桂花糕吃了起来,边吃还边是很得意地说道,“就是想着你今日要来,我才吩咐小厨房给我好好准备几样拿手糕点来招待你。”

        看到林云溪邀功的炫耀模样,阮倾歌笑道,“那我可要谢谢你的用心了。”

        她喝了口茶,煞有其事地说道,“下次你来汾阳王府,我便亲自下厨给你做几样菜好不好?”

        林云溪讶异道,“你还会做菜呢?”

        阮倾歌促狭地眨了眨眼,“不会啊,但估计弄熟还是没有问题。”

        林云溪不由翻了个白眼,“那还是算了吧,要云安郡主亲自下厨的这种待遇,我还是无福消受的。”

        话音刚落,两人便都笑了起来。

        阮倾歌看着林云溪脸色不错的样子,便问道,“你最近还做那个梦吗?”

        “每晚都在做那个梦,”谈起这个,林云溪露出了一丝紧张之色,“哪怕我有几日不戴那个荷花玉簪,晚上依旧会做那个梦。”

        阮倾歌看了看周围,示意让灵雨退下,林云溪见状也让自己的婢女离开房间。

        等到房间只剩她们俩人,阮倾歌抿了口茶,看向林云溪。

        “那你在梦中之时,在干什么?”她问道。

        “我一开始总会被那一池荷花吸引住心神,然后会渐渐发觉自己是在做梦。”林云溪描述着她在梦中的那种感觉,但觉得有些说不清楚。

        “待我清醒认知到自己是在做梦的时候,我便能在梦中自由地走动。但那个梦的中心似乎就是那一个荷花池,我无论往哪个方向走,都离不开那一处地方。”

        “我总觉得池中荷花有些特殊,心中隐约觉得荷花在呼唤我。”说到这里,林云溪有些不好意思,自己都觉得说得有些玄乎,像是编的一样。

        阮倾歌却认真地思索了一下,问道,“那你可曾往池中央去过?”

        看到阮倾歌竟然相信了自己的话,林云溪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高兴,她马上便回答道,“未曾去过,我本想尝试一番,但上回你在孟府叮嘱我不要随意动作,我便不敢下水了。”

        说到这里,她吐了吐舌头,“况且我也不会凫水,要是淹死了怎么办。”

        要是他人在这,肯定要笑林云溪,梦中就算淹着了也不会怎么样,最多就是被吓醒。

        但阮倾歌却蹙起眉头,点了点头肯定了她的做法,“你做的没错,还是要小心为上。”

        “我感觉这不是一般的梦。”她若有所思地对着林云溪说,“既然你每日都做着同样的梦,在梦中还能保持清醒,那谁又能说得准,你在梦中所有遭遇会不会成为现实呢?”

        林云溪其实心中也隐隐有这种感觉,听到阮倾歌这么说,顿时赞同地说道,“我便是这样想,所以才有些怕。”

        阮倾歌想到了自己经历的这种种奇妙之事,心想这枚簪子应该也是林云溪的奇遇,便建议道,“要不你便开始学习凫水吧。”

        “啊?”林云溪瞪大双眸。

  https://www.xx235.com/reader/60619/284133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x235.com。潇潇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m.xx23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