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潇书院 > 请把握好接吻的尺度 > 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六章

        韩辰绘和郑肴屿在游艇上过了半个月。

        半个月的船上生活,    郑肴屿基本上都在陪韩辰绘,只会在晚上,    把韩辰绘哄睡着之后,才去处理一些紧急公务。

        正如孙蔓宁所说,    郑家的生意、包括郑肴屿本人的私人生意,    离了谁都可以,    就是不能离了“太子爷”郑肴屿,近乎半个月的空窗期,    除了紧急事务,    其他大大小小的事情堆积如山。

        郑家内部简直炸了锅。

        找不到小郑太子爷,    有些棘手的问题,直接捅到郑万杰和孙蔓宁那里去了。

        当郑家那边知道郑肴屿“荒废朝丨政”,只是为了陪韩辰绘玩游艇,大家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

        反常。

        实在是太反常了……

        虽然郑肴屿在十几岁的时候,和他的那些夜店赌场、吃喝玩乐的朋友们差不多,    身上同样贴着“纨绔子弟”“败家公子”之类的标签。

        但从他不依靠家里势力,完全靠自己考取学位,    又可以一边在美国读书,    一边创立自己的基金会,毕业回国之后,    在以大哥郑致远为首的不愿意放权之时,    让所有人见识到了他的雷霆手段,    强行夺权。

        很快,他变成了郑家最不可或缺、至关重要的一环。

        他绝对是能完美处理好私人生活和学业事业的,    是一个脑筋非常清楚,明白自己想要什么,知道自己想做什么的人。

        可最近,郑肴屿的所作所为,打破了所有人心中的一杆秤――

        郑肴屿也有头脑发昏的时候。

        没有人能看明白他究竟在想什么――虽然韩辰绘是他从郑万杰手中抢过来的媳妇儿,但这个媳妇儿也是一个联姻的产物,就算韩辰绘确实可爱动人、冠绝群芳,但郑肴屿明显是一个不会沉迷,分得清事情的轻重缓急的。

        可是如今……

        除了“反常”,根本找不到第二个词语来形容郑肴屿。

        而且明显有愈演愈烈的架势-

        下了游艇,郑肴屿先带韩辰绘去了芬兰。

        他手下的大秘书正好来芬兰开会,顺便等了他们几天。

        郑肴屿给大秘书交代工作的两天,韩辰绘就一直在别墅里,有时候看看电影、综艺,有时候和姐妹们闲聊打发时间。

        期间anemone给她打过一次电话:

        “辰绘,前几天给你打电话怎么一直打不通?害得我担心了好一会儿。”

        韩辰绘愣了愣。

        anemone没有给她发微信,她还以为最近没什么事情。

        她在娱乐圈消失了有好几个月,之前的风波早就平息了――沙雕网友们就是这样,吃瓜的时候总是一窝蜂的冲过去吃,瓜的保质期过了,也就无人问津了。

        “哈哈哈,前几天我一直在游艇上玩,前几天还有信号的,后来就没有信号了,我就直接关机了,下来看到你没给我发微信,我也没打扰你的工作~”

        听到韩辰绘的解释,anemone“嗯”了一声,“那你最近是不是也没关注微博了?《二次通信》明天就上映啦!到时候你可以关注一下网络上的影评,还有关于你的~”

        “真的吗!”韩辰绘一下子从床上翻滚起来,“《二次通信》要上映了?之前延了几天档期,我还以为要下个月才能上呢,原来这么快!太棒啦!”

        兴奋过后,韩辰绘嘟了嘟嘴,丧了起来:“哎,就是我不在国内,没办法第一时间去观影,太可惜了!”

        anemone    顿了顿,低声说:“你还在欧洲?就算是去散心,但能在欧洲一呆就几个月,前两天还去了游艇?你也太有钱了吧!凭借你的工资怎么做到的?”

        韩辰绘:“…………”

        她……

        anemone神神秘秘的:“其实我也一直在纳闷儿哦,当初给你放假,实属无奈之举,可后来的发展完全在我的预料之外啊,不知道黄总是怎么回事,我两个月之前就说让你重新开工,连新剧都帮你找好了,结果呢,黄总告诉我,不急,让你继续放假,无限期,在你主动回来之前,绝不会召回……”

        韩辰绘有些疑惑地皱了皱眉。

        “就算你不是大牌吧,好歹前阵子热度不错,之前你完全十八线一点热度都没有的时候,黄总也没说不让你接工作啊,毕竟大家都是商人,怎么会白养一个员工,肯定要让她工作,利益最大化的。”

        anemone    叹了口气。

        “可你好不容易热度艹起来了,他却想让你无限期放假,什么鬼?”

        韩辰绘犹豫了几秒钟,轻声回答:“我也不知道……”

        又和anemone聊了几句,韩辰绘挂断了电话。

        她躺在床上,不停地思考着anemone最后的几句话。

        不止是经纪人anemone不明白,她这个当事人也想不通。

        难道黄总是考虑到她之前传的不是普通的绯闻,而是与贺开晨,她的人设是插丨足前男友,考虑到贺开晨的投资股东身份,再加上宋曼曼,才让anemone给她继续放假的?

        可是……

        就算放假,也不能无期限吧?

        不明白!

        根本想不明白!-

        《二次通信》上映的那一天,韩辰绘跟着郑肴屿从芬兰来到了冰岛。

        车上的时候,韩辰绘坐在郑肴屿的身边,他捧着笔记本电脑处理工作的时候,她就安安静静地自己刷微博。

        《二次通信》将将上映半天,就已经成为网络上的爆款。

        网友们毫不吝啬的吹她的彩虹屁――

        【#二次通信#看完回来了!真的好好看!强推!申申不愧是影后,敲棒!当然最惊喜的是韩辰绘……她终于做个人了,鼓掌!】

        【#二次通信#我的妈,韩辰绘演的那个角色难度挺高啊,表演型人格,但是她的完成度好高!回想起她年初的《火光之恋》,这是一个人?】

        【#二次通信#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妈妈们的大可爱!灰灰勇敢飞!灰机永相随!】

        【#二次通信#韩辰绘的粉丝团改名字了?之前不是自称“绘本”吗,现在怎么改成“灰机”了233333叫“灰灰”莫名可爱(**)】

        【#二次通信#卧槽!要不是我全程追完了《水光之恋》和《火光之恋》,领略过韩辰绘的演技,我都要怀疑她是哪里横空出世来的天才演员了……这变化也太大了吧!】

        韩辰绘美滋滋地看着彩虹屁,小尾巴都快要翘到天上去了!

        美滋滋呀!

        美滋滋~~~

        郑肴屿见韩辰绘捧着手机,满脸笑容地左晃右晃,如果不是在车里,她可能都要蹦迪了……

        他收了笔记本电脑,轻轻地把韩辰绘圈进怀里,嘴唇贴在他的耳边,轻声问:“怎么了?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韩辰绘乖乖地靠在郑肴屿的怀中,“哈哈哈哈”地大笑了起来,眉飞色舞的:“老公,我告诉你哦,《二次通信》今天上映了!现在、全网、在吹我的彩虹屁!我要红啦~我要火啦~借着这股东风,我终于可以赚钱养家啦!”

        郑肴屿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兴高采烈的韩辰绘。

        “哼!”韩辰绘傲娇地嘟了下嘴,“那些沙雕网友之前那么黑我,现在怎么样,终于也逃不过我国著名的哲学定律‘真香’了叭!”

        “我也没有白在娱乐圈奋斗这几年,终于做出点成绩了,我以后也是有代表作的女人了!”

        说到这,韩辰绘侧过脸,笑嘻嘻地亲了下郑肴屿的嘴角,骄傲地问道:“老公,你替不替我开心?”

        郑肴屿的表情和眼神有些微妙。

        他意味深长地看了看韩辰绘的眼睛,微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到了冰岛,郑肴屿每天忙的分身乏术――那么多公司、那么多部门、那么多项目,半个多月的堆积可不是开玩笑的。

        他们住在一栋花园别墅里,家政人员把家里、花园,打扫的一尘不染,一日三餐皆是人间最极致的美食。

        虽然花园别墅像一座豪华的宫殿,但对于韩辰绘来说,每天的生活都是千篇一律的。

        她根本不懂冰岛语。

        不会说,也听不懂。

        家里的家政人员是冰岛当地人,也不是翻译,汉语只临时学了“吃饭”、“喝水”、“洗澡”等简单的生活词语。

        郑肴屿在百忙之中,尽可能多的挤出时间陪伴韩辰绘,但这个“挤”,也只是聊胜于无罢了。

        韩辰绘每天都一个人会去外面的海滩。

        当然,她也知道,郑肴屿是不放心她一个人在陌生的国家、陌生的城市到处走的,每次她前脚走出门,后脚就有几个保镖跟上她。

        她不愿意戳破这件事。

        郑肴屿的保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他们保持一个让韩辰绘舒适的距离,不去打扰她。

        冰岛是著名的冰与火之地,很多风景在韩辰绘看来,就像是奇迹一般。

        黑沙滩。

        极光。

        奇景。

        她从未见过的奇景。

        白天她总会在黑沙滩上,呆坐着。

        黑沙滩位于冰岛的冰河湖,沙滩上黑色的东西是从火山蔓延过来的。

        天空时不时便会出现绿色的极光。

        绿色的光芒蔓延了整片天空,在最巅峰的时候,整片天空罩着不断舞动的女神的绿腰带。

        韩辰绘抬起脸。

        传说中见到极光的人,会幸福一辈子。

        她会吗?

        韩辰绘呆呆地望着漫天的极光。

        会不会有一架外星飞船突然冲破极光,把她带到火星去?

        或者……火山突然喷发,地动山摇之时,恐龙从黑沙滩中走出?

        韩辰绘一边望着极光,一边胡思乱想自己的脑洞,转眼间就到了晚上。

        不知不觉,她已经在黑沙滩上坐了几个小时。

        明天她还会再来。

        她已经来了一个月。

        韩辰绘回家之后,洗澡换装,在客厅无聊地刷着手机。

        其实,她每天最开心的时候,就是看遥远的祖国的沙雕网友们花式吹她的彩虹屁。

        这是她目前唯一的乐趣。

        郑肴屿在晚饭时分回到家。

        他每次从外面回来,总会给韩辰绘带各种各样的礼物――

        以前他去国外出差回国,才会给她带礼物,而现在,哪怕是白天出去,当天晚上回来,也不会空手而归。

        “绘绘。”

        郑肴屿走进客厅。

        韩辰绘迎了上去。

        郑肴屿将手中的几个高档礼盒放到客厅的茶几桌上。

        韩辰绘愣了一愣。

        然后笑了起来,当着郑肴屿的面拆开一个礼盒――

        一条粉钻项链。

        她已经不敢想这些粉钻多少钱。

        “喜欢吗?”郑肴屿从韩辰绘的手中接过项链,直接给她佩戴上了,他认真地看了几秒钟,满意地笑了一下,从茶几桌的角落里拿过一方镜子,放到韩辰绘的面前――

        “真的适合你,特别好看。”

        韩辰绘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郑肴屿说的没错。

        特别好看。

        不管是她这个人,还是他送她的项链、手链、戒指、胸针、耳环、对夹、衣服、小饰品……

        她原本就生得好看,再被郑肴屿配上一堆价值连城的东西,只会更加好看、更加奢华。

        韩辰绘看到镜子中的自己在笑。

        拿着镜子的郑肴屿坐在她的身边,他的唇轻轻落在她的耳畔――

        他在吻她。

        恨不得能把她耳朵四周的所有肌肤都吻上一遍。

        以前,除了在办事的时候,郑肴屿很少吻她。

        可最近一段时间,郑肴屿亲吻她的频率直线上升。

        只要他在家,几乎一半的时间都是把她紧紧抱在怀里,吻来吻去。

        一开始韩辰绘觉得幸福极了。

        还有什么能比得过爱人的吻,更让人觉得幸福呢?

        可时间久了,她的感觉就变了。

        她住在“皇宫”里,现实中没有一个能说话的人,除了家里,就是海边,连第三个去的地方都没有,虽然他没有限制她与人交际和活动范围,但实际上……她已经被限制的死死的了。

        然后他每天的乐趣,似乎就是给她买礼物。

        他把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好东西都堆到她的面前,一个月的时间里,光是项链,他就送了她几十条了。

        她能感觉到,他把她小心翼翼地捧在掌心里,宠爱着、呵护着。

        可也就是这些……

        到此为止。

        她不想让他看出来她的不开心。

        毕竟,他对她确实上心,他给她全世界最好的东西。

        他这样待她,她还不开心,那她也是一个过于贪心的女人吧?

        她不是那样的女人!

        韩辰绘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笑着笑着就流下眼泪来。

        郑肴屿正痴迷地亲吻着韩辰绘的脸蛋,听到她细弱的哭声,微微一怔。

        “怎么了?”郑肴屿看着怀中的韩辰绘,用指尖不停地擦拭她的眼泪,“你为什么哭啊?是不是觉得这条项链不好看?那我们不要它了――”

        说着,郑肴屿就从韩辰绘的脖颈上拿下项链,看都没看,就把它丢到地板上。

        “你丢项链干什么……”韩辰绘的眼泪哗哗地流,“项链是无辜的……”

        郑肴屿从茶几桌上抽出面纸,贴心地为韩辰绘擦眼泪:“那你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哭了?谁惹你不开心了?”

        韩辰绘越哭越离开,不满地推了推郑肴屿的胸膛:“没人惹我不开心!我就是想哭!不行啊?”

        郑肴屿摊了摊手。

        意思是,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韩辰绘抱着郑肴屿给她的纸巾,嚎啕大哭起来。

        足足哭了半个小时,她终于累了,懒懒地躺在郑肴屿的怀中,委屈巴巴地说:“郑肴屿,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难道不觉得,我们两个越来越畸形了吗――”

        郑肴屿微微皱了皱眉。

        “以前你对我爱答不理的,动不动就夜不归宿,那时候我们虽然感情不好,可我还觉得自己像个人,是个独立的人,现在我觉得我根本不是人,我就像你宠爱的一只小金丝鸟、一只小金丝猴――”

        韩辰绘哭哭啼啼,越想越委屈。

        “你看看,这间别墅多豪华啊,可它就是我豪华的牢笼,我就像一只被你戴上了精致的小脚铐的金丝雀、金丝猴,你用世界上一切的好东西豢养我……是不是?”

        郑肴屿的眼神深如浩瀚星海。

        “肴屿,我不想呆在这里了,虽然冰岛很美,可这是囚禁我的‘岛’,我需要你,也需要朋友。我不想再要这种畸形的生活了,我想回国,回京城,回到我们的过去……”

        “回到过去?”

        郑肴屿冷笑了一声,“你是怀念我们的过去,还是其他的过去?”

        韩辰绘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了,她直接愣住。

        什么其他的过去?

        “绘绘。”

        郑肴屿捏住韩辰绘的下巴,霸道地抬了起来,眼神阴冷地看着她,语气那叫一个又冷又酸,很明显,他现在非常愤怒。

        “我们有过去可以怀念吗?‘各玩各的’‘互不叨扰’,平均一个月见三次面的丧偶式婚姻,你很怀念吗?”

        韩辰绘摇了摇头。

        她当然不怀念过去两年多的“丧偶式”婚姻!

        她想和他开开心心、甜甜蜜蜜地过日子。

        她想全身心地投入婚姻,经营她的爱情。

        郑肴屿凑上前,对准韩辰绘的嘴唇,毫不客气地咬了下去,只一下,让韩辰绘痛得“哼唧”了一声,他便松开了唇齿。

        “韩辰绘,你给我记住――”

        郑肴屿用指尖按住韩辰绘的下唇。

        “我们现在正在创造,可以放在以后怀念的‘过去’!”

        “…………”

        韩辰绘缩了缩脖子,有些害怕的看着盛怒中的郑肴屿,她含着泪珠的大眼睛眨巴了一下,又轻又柔地悄声问:

        “你……你在吃醋吗?”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https://www.xx235.com/reader/60605/284075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x235.com。潇潇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m.xx23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