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潇书院 > 重生野性时代 > 034【黄市长】

034【黄市长】

        宋维扬从幼儿园起就是学霸,一直到高中,考试从没有跌出过年级前三。

        上辈子由于家庭变故,宋维扬高考发挥得并不好,仅考上了刚刚合并组建的新“盛海大学”。虽然在入学两年之后,盛海大学就升级为211重点院校,但对以清华北大为目标的宋维扬来说,还是感觉万分遗憾。

        既然穿越了,就该弥补遗憾,争取考上清华北大——这是做梦!

        宋维扬非常悲剧的发现,理科知识全特么忘光了,自己除了英语还算厉害,就连语文课本都非常陌生。别说考清华北大,现在让他考西康轻化工学院都困难。

        怎么办?

        复习呗。

        从初中数理化开始复习,至少要把元素周期表背下来,分清楚啥是正弦余弦,搞明白变速运动怎么求解……简直快疯了。

        高三入学的第一个星期,学校就组织了一次摸底考试。

        为了藏拙,宋维扬直接交白卷。班主任把他叫去办公室足足聊了半个钟头,安慰他不要因父亲的事伤心过度,鼓励他好好复习考大学,争取成为一个对社会对国家有用的四有青年。

        未来的四有青年宋维扬同学,此刻正在学习二次函数。

        成人的思考理解能力,加上少年的超强记忆功能,学起东西来简直不要太快。更何况这些知识点他只是忘了,稍微看点书就能慢慢回忆起来,剩下的就是练习运用和掌握。

        “咚咚咚!”敲门声响。

        “请进!”宋维扬头也不抬,继续看书做题。

        郭晓兰走进来说:“扬扬,黄运生来了,跟我去迎接一下。”

        “他来做什么?”宋维扬问。

        “不知道。”郭晓兰也很费解。

        对于黄运生,宋维扬并不过多怨恨,但也没有任何好感,因为逮捕宋述民是省里的命令。

        宋家真正记恨的是钟大华,这家伙跟着宋述民捞了不少好处,却贪心不足蛇吞象,关键时候背叛跳反。

        35岁的地级市长,放在新世纪非常罕见,但90年代初却极为平常。改革开放初期人才匮乏,但凡是正经的大学毕业生,都能获得良好的仕途发展,十年之后就出现了一大批30多岁的正厅级。

        黄运生属于其中的佼佼者,上辈子,此人在容平市的官声好坏参半。

        他为了帮老百姓卖农副产品,亲自带队去外省考察,通过私人关系打开黄桃销路,果农们对其感恩戴德。接着,他又跟昔日同学合作,在容平市推广种植草药。结果他那个当药厂厂长的同学落马,合作关系取消,广大种植草药的农民因此背了一屁股债。

        1995年的夏天,容平市普降暴雨,洪水泛滥。黄运生赶在官兵到来之前,亲自到抗洪前线指挥,一脚踩空掉进河里,被洪水冲了两里地才抱着树干活命。

        从以上这些事迹来看,黄运生绝对属于好官。

        但是,黄运生明知钟大华在逐步掏空酒厂,却依旧纵容,直至他卸任都没对钟大华进行处罚。他还引进了一家污染严重的化工厂,污水直接排放进河里,对下游农民的经济和健康造成巨大伤害,有人跑到省里告状他都不闻不问。

        这是一个职业政客。

        他的老领导属于改革保守派,所以他现在就是保守派。再过两年,风向明朗,他又成了改革急先锋,改制手段比范正阳还更加激烈。

        大概是1996年,此人被调去另一个地级市当书记,任上政绩斐然,步步高升指日可待。结果到2000年的时候,他在前往党校学习的高速公路上,由于太过疲劳,没系安全带就躺后座睡觉。车辆翻滚,司机没事儿,黄运生直接被甩出去,当场死亡。

        宋维扬整理衣服,跟着郭晓兰一起出去迎接,在停车的空地上迎面相遇。

        郭晓兰虽然把黄运生当半个仇人看,但依旧挤出一张笑脸,热情握手道:“哎呀,原来是黄市长,欢迎黄市长亲自来罐头厂调研。”

        “听说罐头厂焕发生机,我是特地来取经的。现在市里的企业都亏损严重,如果罐头厂的模式能够推广,那也是为广大工人和老百姓做贡献。”黄运生看似说的全是客套话,却已经表明了态度——他不是来找茬的。

        “取经不敢当,只是一些商业小策略。”郭晓兰说。

        黄运生又看向宋维扬,笑道:“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小宋厂长吧?”

        宋维扬上前握手道:“你好,黄市长,我是宋维扬。”

        “你好,小宋厂长。”黄运生在握手的时候,还拍了拍宋维扬的肩膀以示亲近。

        郭晓兰说:“黄市长,天气热,快请到里面喝杯茶吧。”

        黄运生摆手道:“不用,带我去生产车间看看。”

        罐头厂的生产设备很多落后,只有一条70年代的罐装线。其他的选料、切块、挖核、去皮、漂洗、预煮等流程,全靠人工操作,不仅生产速度慢,而且极大提高了人力成本,导致一个小破厂居然需要200号工人。

        现在各个车间都在超负荷运转,工人们手忙脚乱,已经顾不上说笑闲谈,但一个个都干得很起劲。

        黄运生认真巡视一圈,感慨道:“三个月前,我还来罐头厂走访过,那个时候到处冷冷清清的,保卫科的人都坐在空地上打扑克。现在很好啊,欣欣向荣,小宋厂长你治厂有方。”

        “也要多亏了黄市长的英明领导。”宋维扬微笑着说官面话。

        黄运生有些惊讶的再次看了宋维扬一眼,在他想来,一个能快速救活厂子的高中生,必然恃才傲物,眼高于顶。年轻人嘛,理应如此。但没想到,这小子居然圆滑如斯,半点年轻人的傲气都没有。

        小宋厂长,以后肯定比老宋厂长走得更远——这是黄运生此刻所想。

        宋述民在功成名就之下,大概是有些飘了。又或许是跟范正阳站在一边,要给黄运生一个下马威。当初黄运生刚刚赴任的时候,第一个拜访的就是宋述民,两人不欢而散,给黄运生留下极其恶劣的印象,认为对方连基本的礼貌和尊重都没有,进一步激化矛盾。

        走进罐装车间,黄运生拿起一瓶刚下线的罐头,拎在手里说:“这就是那种水杯罐头?”

        宋维扬介绍道:“这还不是完整的产品,请黄市长到包装车间再看看。”

        “那好,就由小宋厂长引路。”黄运生笑着说。

        包装车间的工人也在忙活着,看到宋维扬进来也没停止。这是小宋厂长的规矩,除非遇到火灾、地震、突发疾病等不可抗因素,工厂的生产一律不得停歇。

        宋维扬捡起一瓶罐头说:“黄市长请看。”

        跟刚下灌装线的罐头比起来,这里的罐头多了网罩和拉手。

        郭晓兰讲解道:“网罩可以防滑、防摔、防烫,绳索拉手便于提挂。”

        “你们设计得可真周到,难怪销量好。”黄运生不禁感慨。

        网罩和拉手就不用说了,就连罐头商标纸都没有贴在玻璃瓶上,而是夹于网罩和瓶子之间。这样一来,消费者在使用水杯的时候,就能选择去掉罐头商标纸,除了罐头盖上的商标外,跟日常使用的水杯没有任何区别。

        即能买罐头喝,水杯还比其他水杯更实用,消费者自然会做出正确选择。

        宋维扬笑道:“这瓶罐头,就送黄市长吧。这可不是贿赂啊,只是企业家对政府领导的尊敬,希望黄市长能够带领容平市的企业走得更远。”

        “那我就收下了,你这个礼物,可比送我两箱茅台更贵重。”黄运生哈哈笑道。

        几人又去了仓库,仓库里空空如也,别说以前的积压品,就连新品罐头都没有多少。

        在90年代的中国,要看一个企业是否兴旺,看它的仓库即可。

        黄运生奇怪道:“你们的水杯罐头也快卖脱销了?”

        宋维扬说:“我哥最近一直在跑市场,周边四个市的销路都被打通了,昨晚才刚刚运走两车皮的货。他现在去了省城,只要把省城的渠道铺好,罐头厂未来三个月都得加班加点干,不然产出根本就跟不上销量。”

        “这也卖得太好了吧?”黄运生是真的震惊。

        宋维扬笑道:“经销商们又不傻,把样品往他们面前一摆,简直抢着要进货。”

        黄运生说:“大有可为,大有可为啊!”

        宋维扬摇头道:“也就能抢几个月的市场,我估计下个月就会出现跟风的。毕竟这玩意儿没有科技含量,轻轻松松就能模仿,到时候肯定遍地都是水杯罐头。”

        “也对,到时候竞争压力就大了,”黄运生突然问道,“小宋厂长肯定还有应对的招式吧?”

        “暂时保密。”宋维扬神秘兮兮地说。

        宋维扬的应对招式,其实就是七巧杯礼品罐头。这个需要等中秋节之前发售,而且还要砸钱打广告,再借着宋大哥铺开的渠道行销全省。

        黄运生也没有多问,而是跟宋维扬一起来到厂长办公室。

        扫了一眼桌上的复习课本,黄运生突然说:“小宋厂长,那位姓郑的港商,是你请来的骗子吧?”

  https://www.xx235.com/reader/42934/184585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x235.com。潇潇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m.xx23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