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潇书院 > 九龙圣祖 > 第416章 姑且一试吧!

第416章 姑且一试吧!

        “你就是云笑?”

        老宗主许清原可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听到云笑两个字的时候,老眼之中顿时射出一抹精芒,仿佛感觉到极度不可思议。

        “你不是死了吗?不,不,你竟然没死?也不对,唉……,你没死,真是太好了!”

        许清原有些激动,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事实上相比起其子许凌松,那个城府极深的当代凌云宗主,他的性子要直爽得多。

        要不然当初也不会因为和云笑外祖交好,一时冲动就订下这门指腹为婚的婚约了,只不过两年多以前,商家灭门惨案的消息传来,他一度认为云笑已经在那一役死于非命了。

        如果云笑身死,那当年的婚约也就自动作罢,许清原一直觉得有些对不起老友,却没有想到今日竟然能在这房间之内,见到自己的这位孙姑爷,又如何能不激动?

        一时之间,似乎连宗主夫人陷入重病的惆怅都被冲淡了几分,连一旁的郭长老也是脸露奇色,作为凌云宗长老,他自然也是听过云笑这名字的。

        许清原一番语无伦次的话语,倒是让云笑心中升腾起一些异样的感觉,似乎这位比起那许凌松来,更具真性情,这兴奋之意,也不似作伪。

        “侥幸逃过一劫,累老宗主挂念了!”

        云笑微微一躬,并不愿在此事上多说,而这话出口后,许清原已是回过神来,同时感应到这少年的修为,又是一惊。

        “合脉境初期?好,不错,配得上我许清原的宝贝孙女!”

        这一个发现,让得许清原又高兴了几分,只是后面一句话说出,一旁的许红妆不由啐了一口,一向稳重的她,脸上都不由多了一抹羞红。

        “爷爷,你说什么呀!”

        娇嗔了一声之后,许红妆不想在这个话题上深聊,直接将头转到母亲身上,脸色忽变惆怅,说道:“我带云笑过来,是想让他看看母亲的病!”

        “嗯?”

        此言一出,许清原还没有说话,那郭长老却是眉头一皱,盯着云笑的目光之中,蕴含了一丝不屑,还有一丝敌意。

        自己可是堂堂的灵阶高级炼脉师,连自己对夫人的病症都回天无力,你一个毛头小子,才修炼了几年,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不会是初来乍到,想要在老宗主和小姐面前表现一番吧?”

        郭长老心中忽然升腾起这么一个念头,而且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传说这小子只是玄月帝国一个小家族出身,这来到凌云宗,自然得想办法引起小姐的重视了。

        可夫人病重,这可是开不得玩笑,要是让这小子胡乱在夫人身上施针用药,弄得病情恶化的话,说不定连等那位皇室炼脉师赶来的机会都没有了。

        心中先入为主,认为云笑是想哗众取宠的郭长老,脸上神色越来越是愤怒,最后终于是冷声开口道:“小姐,夫人病情沉重,若是一些不相干之人毛手毛脚,我怕……”

        郭长老最后的话没有说出口,而目光早就对准了“一些不相干之人”,言下之意,已经很是清楚了,那就是不相信云笑。

        “是啊,红妆,云笑修炼天赋虽然不错,只是这炼脉之术……”

        一旁的许清原也是微一沉吟,开口劝道,虽然他对云笑出身小家族没有什么芥蒂,但这少年如果真的如此心浮气躁,不自量力想要出手,那可真会让他失望了。

        在这位耿直的老宗主看来,修炼天赋和出身都并不重要,但人品性格一定要好,这样将来孙女嫁过去,才会幸福一生。

        见两位长辈都阻止,许红妆一急,说道:“治病疗伤,有的时候靠的并非炼脉师等级,还是让他试一试吧!”

        许红妆这是现学现卖,将之前云笑的话搬过来用了,不过这话也是正理,治病和炼丹开脉不同,有些疑难杂症,不巧就被低阶的炼脉师遇到了呢,对症下药,效果或许会比高阶炼脉师胡乱尝试有效得多。

        “小姐,夫人的病情,再也折腾不起了,咱们还是等皇室那位来施治吧!”

        郭长老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恼怒,但也知道这位小姐得罪不起,所以只能是讲道理,而这话出口后,连他自己都没有太大的把握。

        凌云宗大长老去请皇室那位,都已经近十日了,到现在也只是传回一些消息,并没有将之请回,说明此事并不保险。

        果然,郭长老话音落下,许红妆已是惆怅地说道:“等那个虚无飘渺的机会,倒不如让云笑一试,郭长老你也说了,母亲的病,再也耽搁不起了!”

        “这……”

        郭长老语塞,只能是将求助的目光转到老宗主身上,以他的心性,是绝不可能让云笑这毛头小子,在夫人身上乱动的。

        “云笑,你真有把握?”

        许清原也有些纠结,一面是郭长老,一面是自己的宝贝孙女,因此他将目光转到了云笑的身上,看着这个脸色平静的少年,问了一句。

        “老宗主说笑了,治病救人,谁又有能百分百的把握?姑且一试罢了!”

        哪知道云笑说出的话,直接是让得许清原眉头皱得更紧了,都到这种时候了,就不能说句好听的话吗?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再不救治,夫人恐怕连明天都坚持不到,你们还要耽搁吗?”

        说实话,云笑肯来这里,完全是因为许红妆,或者说因为许红妆化名小岚时对他的那些帮助。

        虽然认出了剧毒玉液藤,已经算是还了一些人情,可既然遇到了这件事,不管不顾的话,他的良心也是会过不去的。

        “明天?”

        骤然听到这个时间,许红妆和许清原都是脸色剧变,齐齐将头转到了郭长老的身上,却见得这位长老脸色颇有些尴尬。

        “郭长老,你之前不是说母亲能坚持半月的吗?这才十天不到,怎么……”

        许红妆有些恼怒,先前她还打算去凌天皇室求那位炼脉师出手呢,如果耽搁数日,真如云笑所说的话,回来恐怕只能见到母亲的尸体了。

        “这个……,小姐,半月的时间只是推测,我也没想到这几日夫人的病会愈发沉重,应该……应该是坚持不到了!”

        虽然心中尴尬,但郭长老也不可能信口胡说,同时心中有些惊异,那叫云笑的少年虽然不知道炼脉之术如何,可这眼力却极其不凡啊。

        就算是郭长老这些日子一直守在宗主夫人的身旁,却也是在今日才发现病情急剧恶化,坚持的时间可能要大大减少。

        偏偏这少年离得数丈之远,竟然一眼看出,而且更是确定夫人还能坚持一日,如果这是真的,单凭这份眼力,就要比自己这个灵阶高级炼脉师强横得多。

        “爷爷,还是让云笑看看吧!”

        得到了郭长老的承认,不知为何,许红妆突然之间对这个宗门首席炼脉师少了几分信心,反而是对云笑多了几分期待,因此话语之中,也有着一抹坚决。

        “这……好吧!”

        虽然云笑并没有给自己肯定的答案,但当此情形之下,如果再无变故,这个儿媳妇恐怕真的连一日也熬不过去了,诚如云笑所说,姑且一试吧,左右也不过是个死罢了。

        连老宗主都说话了,郭长老也不再坚持,这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就知道了,要真是个银样蜡枪头,等下就现原现,只是希望这小子别直接将夫人治死才好。

        就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之中,云笑缓步上前,而当他走近床榻之前尺许距离时,其鼻中已是闻到一股淡淡的异香,当下心头一动。

        “难道真是那东西?但这怎么可能?”

        云笑心中念头转动,已是伸出右手,搭上了这位宗主夫人的腕脉,这一探查,脸色不由有些难看,因为这位夫人脉博微弱,几不可闻,看来这方法是行不通了。

        噗噗噗……

        没有去管旁边郭长老异样而阴沉的目光,云笑右手食中两指并拢,见得他手指连动,已是连续点中了宗主夫人脑部的数处大穴。

        “这小子,倒是有几分本事!”

        一直心存不屑的郭长老,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些恼怒,认为云笑胡乱出手,直到他看到后者每一指都精准地点在一处穴位之上,当下不由脸现惊色。

        别的不说,单是这份认穴的本事,还有那自信的脸色,就不比他这个灵阶高级的炼脉师差了,而且就连他也没有看出来,云笑点中这些穴道,到底有什么作用?

        “那是什么?”

        不过下一刻,许红妆的惊呼声已是将郭长老拉回神来,待得他转眼看去时,只见宗主夫人的眉心额头之上,不知何时已是多了一些东西。

        那似乎是七枚极其细小的星形印记,呈北斗之形,在宗主夫人的额头若隐若现,显得极为的诡异,而且好像还在散发着一些不为人知的气息。

        “七星惊魂香,果然是你!”

        就在郭长老和许红妆祖孙二人震惊的当口,云笑不由深吸了一口气,喃喃声从其口中传出,仿佛蕴含着一抹异样的情绪。

  https://www.xx235.com/reader/27457/130475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x235.com。潇潇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m.xx235.com